聯系方式

地 址:新鄭市孟莊鎮農民創業園J排01
電 話:0371-62468999
手 機:18537138903
郵 箱:297529482@QQ.com

棗與生活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棗文化中心 > 棗與生活
懷念我家鄉的紅棗樹
作者: 發布于:2015-12-24 8:35:54 點擊量:

  我的家鄉在渭北高原的直社村,村子不大,也就二百來口人吧,村里出棗,棗很多,品質也好,那時候有好幾千畝,分散在村子高低不平的丘陵地帶,相傳,大批棗樹植于明代末年,多年來生生不息,新老交替。這里地形是個東西長約20公里的川道,棗樹分布在川道東頭的幾個生產大隊。川道東頭外鄉人很少進入,因為根本就沒有大路。1980年,我村一個在外工作的干部搬家,新疆免洗棗來了一輛解放牌卡車,惹得全村人圍觀撫摸,稱此怪物眼睛長得好大,此后十多年又沒了汽車的影子,只是近幾年路寬了些,才偶有車馬進入,由于遠離城鎮,這里是真正意義上的綠色家園。人家幾百年來以棗為主業,種植為副業,這里的棗有據可查曾是清朝貢棗,棗形圓如沙果,生吃酥而脆,曬成干,皮薄肉厚。每到棗熟季節,家鄉比過年還要熱鬧,一時間親戚會三五成群來幫忙曬棗,整個東川道是棗的世界。我上小學時,看到的棗樹大多是古老的黑樹干,樹齡很長,樹冠很大,枝干也粗,每到秋季成熟時,棗多而密,收成好時,按人頭可分棗二三千斤。

曬棗是一景,站在丘陵上便可看到村子稍平的地方一片火紅,房前屋后,棗子成堆成片,曬上一個禮拜后水分除去,剩下皮薄肉厚的大紅干棗,個個深紅而有光澤,掰開分離便會有拉絲,因而很出名。每到這個季節,外鄉的人便會用毛驢或加重自行車馱著包谷、麥子、花生來換干棗,各得其需,直到我上大學時,家鄉仍是以物換物的古老風俗。

那時的村風淳樸,不管外鄉、本村,有不成文的規矩:棗可隨意吃,不能外帶,也沒有專人看管,大家又都是看管人,所以小孩上棗樹很是隨便。有次我攀上了一個四五米高的棗樹,發現枝葉間長了顆又紅又大的棗王,我特別想得到它,便小心翼翼地伸手去摘,手快碰上棗時,腳下樹枝卻斷了,我從樹上重重地摔了下來,眼前一黑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我迷迷糊糊地在樹下躺了一下午,直到天快黑時才蘇醒過來,于是,艱難地爬起來,拍拍屁股上的灰土,揉了揉脹痛的腰背,自行走回了家。那時并沒有看醫生的習慣,有沒有摔壞,有沒有后遺癥,我到現在也不知。

幾十年過去了,在城里上班,上樹的技能幾乎沒有了,臂力、腳力都退化了,野性也消失了。原來是個地道的農村猴孩子,上坡爬嶺,如走平地,從記事起,我是一直打著光腳的,覺著光腳很暢快,村內村外瘋玩時,小伙伴們都是光腳的,上小學后是老師一再督促,后來才很不習慣地穿了鞋,現在每當看到電視里爬樹的動物,就會和自己小時候聯系起來。

這里的空氣帶有泥土和棗樹的特有味道,這里的環境看不出古今,看不到現代工業發展的進程。我上中學時,照明是煤油燈,一切仍是遠古農村的自然狀態。這里的夜晚靜得出奇,針掉在地上,也是相當大的響動。這里的綠色植被也很多,大多是野菜或中草藥,村南有洛河由東向西流過,村北有川塬,天熱了可在河中沖涼水澡,撈上一些河魚,或在河床上溜河泥。村南有古時的戲臺,戲臺也被古老的棗樹遠遠地包圍著,像是當初人為的布局。每逢大的節氣,戲臺上唱戲,戲臺下廟會,這里更是孩子們的樂園。村旁有泉水,全村人洗衣靠東泉西泉兩眼泉水清潔。這里雖然封閉,卻崇尚讀書,這個村多出文人,從大學教授到小學教員,那是一批又一批,當然也出官員,從京官到縣官。路不拾遺,夜不閉戶是川道的民風,從沒有聽說過出盜匪。這里的自閉式繁榮我把它歸結為棗的功績,棗雖不是口糧,但當時可當成貨幣來用,無所不能換,無論干旱年還是澇災年,它總會有收成,幾百年來,村民基本衣食無憂。

前幾年,有年暑假我回村,村頭那些最大的棗樹下仍然聚集著當年的村中老人,還是給我小時講故事的那群人,三十年前,他們已經是老人了,現在他們仍然健在,新疆免洗棗仔細一算大都八九十歲了,其中還有百歲的,他們還在扎堆談天說地,他們這樣集體長壽,是什么哺養著他們呢,我想可能是我們的直社棗吧!



官方微信二維碼

少妇高潮惨叫正在播放,少妇太爽了在线观看,,国产少妇高潮在线观看,熟女熟妇人妻在线视频